相关推荐
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  百草枯水剂禁用“接盘侠”何在?除草剂市场上演三国杀!
近期,百草枯水剂禁用成为农药圈热议话题。作为中国使用量第二大的除草剂,百草枯水剂退市引发产业变革。动荡时代,企业面对破旧立新的艰难抉择,行业恰逢转型升级、英雄辈出之机遇。笔者希望借助此专题,分享行业成功者之经验,敦促行业规范发展。
 
根据农业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的第1745号公告,百草枯水剂于7月1日起停止在国内销售和使用。百草枯水剂禁用引发除草剂行业大洗牌,后百草枯时代哪些产品将上位?曾经除草剂中的“贵族”草铵膦能否接盘百草枯18亿元市场?如何才能在一片“红海”中打出一片天?带着这样的问题,记者采访了行业专家和相关负责人。
 
百草枯现“夕阳红”
 
由于百草枯误服后没有解药以及施药安全性问题,水剂禁用提出由来已久。2012年4月,1745号公告公布,明确列出百草枯水剂禁用时间表。此后,国内百草枯主要生产厂家纷纷进行剂型改良,开发并登记可溶粒剂和可溶胶剂两种新剂型。
 
7月1日水剂禁用后,国内仍可销售使用的百草枯产品也是这两种百草枯新剂型,分别是山东绿霸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1月8日以前生产的50%百草枯可溶粒剂、以及尚在农药登记证有效期内的南京红太阳生物化学有限责任公司20%百草枯可溶胶剂。
 
百草枯水剂禁用给替代剂型以推广机会,山东绿霸营销总监陈勇表示,“受水剂退市影响,市场备货需求增强,百草枯可溶粒剂销量有所增长”。
 
尽管新剂型克服了水剂易被误服的弱点,但是舆论压力下,百草枯政策进一步收紧。2015年7月,农业部建议将百草枯毒性级别进一步修订为剧毒。此后,百草枯新剂型登记证件的续展遇阻。目前国内仅有红太阳20%百草枯可溶胶剂获得正式登记,而该产品2018年到期后,登记是否可续也成为未知数。这些影响了渠道商的推广热情,百草枯“夕阳红”局面维持多久,尚未可知。
 
替代药剂各有所长
 
百草枯作为中国使用量仅次于草甘膦的第二大除草剂,2014年中国百草枯制剂使用量达3.8万吨,其中绝大部分是水剂产品。水剂退市后,灭生性除草剂市场面临剧烈动荡。
 
尽管今年百草枯才退出市场,但是面对巨大市场,草甘膦、草铵膦、敌草快等替代产品早已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 
这些产品能否完全替代百草枯功能?陈勇认为,“百草枯作为触杀型广谱除草剂,杀草谱广、见效快、不伤根、成本低,百草枯水剂优势至今没有任何除草剂可以替代”。
 
有行业人士表示,由于不同替代产品具有各自特点,百草枯退市之后,不同产品应根据自身功能精准化定位市场,而不应是一哄而上,包打天下。
 
江西正邦生化市场部袁银华认为,草甘膦具有强内吸性、除草彻底,对于深根作物、丘陵、田埂、非耕地等区域,草甘膦及相关复配制剂在退市后将迎来更大市场。“如果草甘膦与2,4-D、麦草畏等产品复配,在较高浓度下使用,可有效提高对抗逆杂草的防治效果,百草枯退市后,农户对于复配产品成本接受度也会进一步放宽,给这类产品带来机遇”。
 
永农生物科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崇锋认为,“由于对作物安全,草铵膦在香蕉、葡萄、番石榴、瓜果等浅根经济作物上有广阔市场。与草甘膦相比,草铵膦速效性强,2-3天见效,7天草枯死,对于恶性杂草牛筋草、小飞蓬等有很好防效。与百草枯相比,草铵膦持效期更长,可为农户减少1-2次用药量,更省工。结合草铵膦特点,永农将广东、广西、海南、福建等地作为初期细分市场,并且逐渐向湖南等地果蔬区拓展”。
 
敌草快目前在国内用量不大,但是也成为百草枯替代产品后备军之一,由于该产品目前还未出现过热炒作,不少企业看好这一产品。“敌草快的特点在于‘快’,第2天甚至当天下午能够起效果。对于南方蔬菜区提高复种指数,不失为一个好产品,” 袁银华介绍,“由于敌草快主要用来防除阔叶草,单一使用敌草快仍有其局限性,可将其用于春季除草,或与其他除草剂复配后使用。”
 
草铵膦市场现低价“过热”
 
百草枯替代产品中,草铵膦成为市场宠儿,企业纷纷上马相关项目。有专家指出,草铵膦之所以受宠,与其市场推广、技术流程均不完善有关。每当市场出现大单品,往往初创市场,更有商机无限。
 
从近两年情况来看,草铵膦也在沿这一思路发展。由于受工艺限制,国内最初只有拜耳、永农、利尔、威远等几家企业掌握草铵膦生产技术,草铵膦原药价格一度达35万元高位,并出现一货难求,使其成为除草剂中不折不扣的“贵族”。
 
百草枯禁用政策传出后,草铵膦产业迅速膨胀。记者检索农业部药检所网站发现,截至6月,中国已登记草铵膦产品179个,其中超过96%的登记产品为草铵膦单剂,少数为精草铵膦以及草铵膦复配制剂。而对于原药,2015年底,中国获得草铵膦原药登记证的企业已有30多家。
 
产能迅速扩张使近两年来草铵膦价格跳楼式下滑,6月12日,石家庄瑞凯化工有限公司对外公布下调草铵膦原药价格至11.9万元/吨。
 
目前来看,“百草枯禁用之后,替代产品草铵膦市场需求量将更大,但是价格看涨的可能性不大,”沈阳化工研究院总工程师刘长令告诉记者。
 
国内草铵膦合成路线复杂,需经过7-8步合成反应,伴有较高环保成本,对于处于历史地位的原药价格,利尔作物科学有限公司总经理邱丰表示,“除非有巨大工艺突破,目前草铵膦原药价格大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”。
 
永农张崇锋也表示了赞同,“目前草铵膦原药报价已基本探底,制剂价格或有一定调整空间。对于正规厂商来说,预计今年制剂价格将趋稳。而明年,很有可能草铵膦制剂价格将回归理性”。
 
在刘长令看来,产品价格回归理性并非仅仅源于企业竞争,“现在粮食价格低迷,作为农资产品中占比较大的除草剂,农民1亩地种庄稼就挣几百块钱,对除草剂投资也有限,这是促使草铵膦降价的最重要原因”。
 
价格透明化,农资电商起着推动性作用。去年双十一,国内知名农资电商平台农一网强势推出草铵膦产品烈焱,并将网络销售价定为每吨售价5万元,比当时市场上的多数草铵膦产品便宜了一半。而现在,对于传统渠道来说,20%草铵膦水剂零售价格也已经降到6-8万元,批发价格降到3-6万元,而这还远不是市场底价。
 
“尤其是一些小厂家的产品,价格低的无法想象”,某知名草铵膦企业掌门人告诉记者。
 
市场混战各显神通
 
“对于草铵膦推广,价格很重要,但价格绝并不是市场决定性因素”,
 
作为国内率先从事草铵膦生产、推广的企业之一,永农2007年投产草铵膦项目,在百草枯还未退市之时便开始进行产品推广草铵膦品牌,张崇锋分享了价格战中异军突起的经验,“2007年,百速顿的出厂价是百草枯制剂的6倍左右,价位天壤之别,推广难度非常大。永农初期推广时,主要聚焦抗性杂草多发地带,通过样品赠送、示范试验等方式,建立零售客户推广信心,进而拉动终端农户市场”。经过几年推广,目前百速顿在珠三角地区已有很高知名度,而百草枯禁用之后,永农又有了新思路,“对政策进行宣传从而改变农户用药习惯,将是后续推广的核心”。
 
从事草铵膦推广多年,并打造了草铵膦知名品牌闲牛,利尔邱丰也有自己的推广心得,“虽然草铵膦被炒得火热,但是目前市面上用的比较多的,都是前期观摩示范打下基础的品牌。一些产品想要通过压低价格进入市场,首先要保证自身品质。如果品质得不到保证,这种低价竞争肯定长不了。百草枯退市后,草铵膦想要真正取代百草枯市场,还应与草铵膦用药技术的开发、推广相结合。草铵膦的使用和推广要结合不同区域的草相特点进行分析,确定用药量,必要时与其他产品配合”。
 
对于草铵膦市场,没有专利约束,要想建立品牌,各家拼的是对市场、对农户、对渠道的深刻理解和深入营销。
 
作为网销渠道,农一网副总经理王兴林也非常看重终端用户体会,“尽管草铵膦行业正处于上量阶段,但是对于许多农民来说,并不认知草铵膦,这就需要大量示范观摩来推广这一产品。百草枯禁用之后,草铵膦成为市场替代产品,是由产品特性决定的,一切要用性价比说话”。
 
海利尔药业集团草铵膦品牌“美嘉达”产品经理张驰表示,“草铵膦在对作物安全性、恶性杂草防除、土壤根系保护上有独特优势,未来市场推广前景看好”。
 
行业专家表示,尽管百草枯已经退市,但市场消化现存的百草枯库存仍需一段时间;另一方面,由于前期价格不断下滑造成经销商对于草铵膦产品的价格恐慌,如何保证渠道利益,也成为未来产品能否成功推广的关键因素。
 
作为草铵膦产品的研发公司,拜耳保试达2009年在中国市场曾经有过销售,但是由于产能收紧,2013-2015年,拜耳保试达淡出中国市场。最近重新回归中国市场后,保试达在南方地区开始大力推广,价位更接地气的同时,拜耳工作人员曾在除草剂行业会议上表示,“目前,保试达是中国登记作物最广的草铵膦产品,并将努力保持这一优势”。
 
为了增强产品竞争力,一些企业正在积极研发草铵膦系列复配药剂。如草铵膦、乙羧氟草醚复配用于免耕水稻田等,弥补了草铵膦的杀草谱,并对马唐、稗草等有良好增效作用,且相对安全。草铵膦草甘膦复配产品也在积极研发中,用于非耕地除草。新型复配药剂的推广对于防止恶性竞争,拓展市场有积极作用。
 
品牌建立、示范观摩、用药技术指导、新配方研发,这些草铵膦产品之外的增值服务正在成为抢占草铵膦市场的软实力。
 
门槛越来越高,对于企业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正如绿霸陈勇所说,“草铵膦市场正变得越来越精细化。大单品的利润只会越来越薄,对于这一市场,不建议厂家贸然进入。以往草甘膦、百草枯等产品的经验也证明了,到最后,只有大厂家才有能力玩转这一市场”。
 
面对这样情况,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秘书长李钟华建议,“对于草铵膦等非专利期品种来说,恶性竞争不可避免。走创新、创制道路才是农药行业避免乱象的根本”。

2016第14届南方农资博览会有800家企业参展、1000个展位,欢迎广大农资行业厂家、代理商、经销商莅临南宁国际会展中心交流洽谈!

参观预登记电话:020-28269507 0771-2275265

短信:13430238086

微信公众号:nfnzblh



粤ICP备14000707号-1
技术:广州易虎
广州电话:+86-020-28269507 南宁电话:0771-2275898.
广州传真:+86-020-2826 9646 南宁传真:0771-2275265
广州市东圃一横路13号汇宝商务中心2A007室 南宁市科园大道33号盛世龙腾B1708室
广州中威展览服务有限公司·版权所有